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男性擅长逻辑女性擅长语言?这根本是个谣传

现代教育赞成把男孩和女孩区别对待,不过英国阿斯顿大学的认知神经影像学教授Gina Rippon则认为大脑的性别差异一说是有问题的,差异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男性擅长逻辑女性擅长语言?这根本是个谣传

很多人都在寻找证据,试图证明男人女人在学习、说话、解决问题和看地图等事情上的思考方式都不同,而他们常常认为,这些问题的答案就藏在大脑扫描之中。我们很容易理解其中的原因。不论你是要提倡男女分校,还是要试图论证军队里的男女应该分开训练,只要进行一次大脑扫描,你就会发现,男性和女性的大脑扫描图里,被标注为亮色的部分有很大不同——而这就潜在地支持了你的观点。

在关于男性和女性大脑的持续论战中,神经科学的力量早已被充分利用。不论是市场营销者们、政治家们还是各种利益团体,这些对两性区别作出假设的人们,都对参考“最前沿的神经科学”充满了热情,并不断用其结论支持自己的观点。

大脑的区别是两性存在不同或不平衡的根本原因——这样的观点已经存在了很久。早在18世纪,科学家们发现,女性的大脑平均比男性的大脑轻五盎司左右——而这一发现立刻就被解读为女性的大脑比男性的大脑低等。从那时候开始,女性的大脑就一直被拿来称重、度量,被人们拿来支持自己的结论。而一种叫作“生物决定论”的观点又进一步巩固了这种想法——生物学上的不同反映出自然规律,而这种自然规律和社会的干预无关。

不幸的是,这种情况今天还在发生。“神经学上的性别歧视”即是声称男性和女性的大脑有所不同,并以此解释女性“不如”男性、或不适合担任特定角色的原因。通过检测大脑特定区域内和性别有关的大脑活动——例如同情心、学习语言的能力、空间处理能力等——这些研究者们乐于看到这种神经学上的性别歧视愈演愈烈。这些“歧视”包括,男性更富有逻辑,女性更擅长语言或抚养孩子等等。

性别的差异只在一定范围内存在

大脑成像技术同时也为大脑活动提供了越来越详细的分析,让研究者们能接触到巨大的数据库。人们同时发现,事实上,大脑的结构可以被不同的经历所改变,那些与性别有关的部分也是如此。这个发现说明了“生物决定论”是存在问题的。人们在比较大脑的特征时除了考虑性别,也需要考虑其他的变量,例如教育、经济状况、社会地位等等。

女人来自金星,男人来自火星——这个一直以来被人们所接受的观点需要被重新思考。

心理学家们也开始证明,很多我们认为专属于男性或女性的心理特质事实上只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一项最近的研究对几项被认为是男性/女性的行为特征进行了回顾,研究显示,它们并不分布在两个各自存在、不重叠的类别里。甚至连男性被认为较为出色的空间认知技巧——这一被人广为认知的优势——也被发现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变越小,甚至有消失的趋势。而在某一些文化中,情况甚至是相反的。

研究的结论还不止于此。将大脑分为“男性的”和“女性的”,这种做法被发现是有缺陷的。一项最近发表的研究显示,每个大脑事实上都是很多不同的图案组成的马赛克拼图,其中一些图案更常在男性的大脑里找到,而另一些更常在女性的大脑里找到。但没有一种图案能被形容为专属于男性或女性的。

但是那种关于性别神经学的陈词滥调并没有就此消失。每一个人都喜欢两性的大脑天生不同的故事,尤其是一个可以通过大脑扫描图来说明的故事。书、广告、报纸文章和社交媒体都抓住这样的故事不放——即使这些故事一经发布就会受到质疑。

这种平民主义的神经科学通常是基于一套有缺陷的模型,描述大脑成像技术所能做到的事。它倾向于把大脑成像技术描述成一种“实况纪录片”,能对大脑的结构和功能提供实时的呈现。但事实上,大脑地图是一连串图像处理和复杂的数据处理的终端产品,是为强调区别而特别设计的。它们没办法告诉我们,某一个大脑在某一种特定的情况下会做什么。

对付“神经学垃圾”

我们大可以责怪媒体和营销行业把这种打着神经科学幌子的性别歧视带给了大众,但这种“神经学垃圾”往往在神经影像领域内部持续存在着。研究者们在设计实验及选择实验对象时总是疏于把其他各种各样的变量考虑在内。诸如“基本的”或者“深刻的”这样的术语总是出现在各种研究性别差异的论文摘要里,即使你仔细看一眼数据表就会发现,数据能够支持的影响微乎其微,结果也并不显著。

女性更富有创造力,而男性更擅长逻辑思考——这也是一个常见的误解。

还有一些研究者们拿来一些过时的典型性别差异来做文章。举个例子,他们假设男性的空间认知能力优于女性,或女性的语言能力强于男性,而这些结论并未在研究时的大脑扫描阶段被验证过。这种做法的科学性值得质疑,除此之外,他们还对这种“神经学垃圾”做出了回馈,并且继续提倡这种信仰——虽然“真相”让人感到不爽,但男性和女性差异不可改变。 

我们对这种打着神经学旗号的性别歧视提出挑战,并谴责了这种做法,但这并不是为了否认两性之间存在差别。举个例子,关于精神健康的研究发现,男性和女性在抑郁、注意力缺陷多动症及孤独症的发病率上有很重要的区别。而承认这种区别可能是寻找适当疗法的关键。

但是,我们现在已经知道,把大脑分为“男性的”和“女性的”的做法是有缺陷的,而那些以性别为基准的心理学上的差别也是不合乎标准的,我们应该停止以生物学上的区别来对大脑进行二元分类的做法。也许要挑战这种存在已久的观点并不容易,但我们可以让科学家、媒体和公众先意识到这个问题。

责编:余丽娜

上一篇:"捂汗退烧"致幼女重度耳聋 爸妈要掌握正确退烧法

下一篇:男孩买车女孩买洋娃娃 礼物有性别吗?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