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郭晶晶悄悄庆祝结婚四周年 恩爱甜蜜依旧

四年前的11月8日,郭晶晶与霍启刚在香港注册结婚,两人的盛大婚宴更是令人印象深刻。为了庆祝结婚周年,11月8日晚,晶晶和启刚到香港跑马地一间意大利餐厅吃饭,虽然只是短暂吃了一个多小时,但两人表现恩爱,十分甜蜜。

undefined

今年郭晶晶和霍启刚录真人秀节目,也是狂撒狗粮。

undefined

“晶刚夫妇”的虐狗日常,是不是让你对婚姻有了重新的认识,其实,对于婚姻,杨绛先生早已有过论述,很真挚,给大家展示在下面,你是否也有同感?

男女结合最最重要的是感情

钱钟书与杨绛第二次见面时,钱钟书的第一句话是:“我没有订婚。”杨绛跟钱钟书说:“我也没有男朋友”。我由宽裕的娘家嫁到寒素的钱家做“媳妇”,从旧俗,行旧礼,一点没有“下嫁”的感觉。叩拜不过跪一下,礼节而已,和鞠躬没多大分别。如果男女双方计较这类细节,那么,趁早打听清楚彼此的家庭状况,不合适不要结婚。

抗战时期,生活艰难,从大小姐到老妈子,对我来说,角色变化而已,很自然,并不感觉委屈。为什么,因为爱,出于对丈夫的爱。我爱丈夫,胜过自己。这种爱不是盲目的,是理解,理解愈深,感情愈好。相互理解,才有自觉的相互支持。

我与钱钟书是志同道合的夫妻。我们当初正是因为两人都酷爱文学、痴迷读书而互相吸引走到一起的。

我成名比钱钟书早,我写的几个剧本被搬上舞台后,他在文化圈里被人介绍为“杨绛的丈夫”。但我把钱钟书看得比自己重要,比自己有价值。我赖以成名的几出喜剧,能够和《围城》比吗?所以,当他说想写一部长篇小说时,我不仅赞成,还很高兴。我要他减少教课钟点,致力写作。为节省开销,我辞掉女佣,心甘情愿地做“灶下婢”。

诗人辛笛说钱钟书有“誉妻癖”,钟书的确欣赏我,不论是生活操劳或是翻译写作,对我的鼓励很大,也是爱情的基础。同样,我对钱钟书的作品也很关心、熟悉。1989年,导演黄蜀芹要把《围城》搬上银幕,来我家讨论如何突出主题。我觉得应表达《围城》的主要内涵,立即写了几句话给她,那就是:

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对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

这是“围城”的含义,不仅指方鸿渐的婚姻,更泛指人性中某些可悲的因素,就是对自己处境的不满。钱钟书很赞同我的概括和解析,觉得这个概括“实获我心”。

我是一位老人,净说些老话。对于时代,我是落伍者,没有什么良言贡献给现代婚姻。只是在物质至上的时代潮流下,想提醒年轻的朋友,男女结合最最重要的是感情和双方互相理解的程度。理解深才能互相欣赏吸引、支持和鼓励,两情相悦。夫妻间最重要的是朋友关系,即使不能做知心的朋友,也该是能做得伴侣的朋友或互相尊重的伴侣。门当户对及其他,并不重要。

责编:余丽娜

上一篇:女子当街拖走儿童 男童高喊“她不是我妈妈”

下一篇:妈妈不容易 实拍年轻妈妈们带娃的温情瞬间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