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拼事业OR先生娃?可先测测卵巢“库存”

现代女性在职场上已经可以与男性平起平坐,但说到生儿育女,却远不如男性轻松,动辄一年半载离开职场,有可能就此错过职业发展的黄金机会。

\


●原发性卵巢功能不足在隐匿期较难发现

●检测AMH有助于及早知道卵巢储备能力

医学指导/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孙爱军教授、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检验科主任潘柏申教授

现代女性在职场上已经可以与男性平起平坐,但说到生儿育女,却远不如男性轻松,动辄一年半载离开职场,有可能就此错过职业发展的黄金机会。先用几年去“冲锋陷阵”,还是先生个孩子?选择的机会只有一次,假如拼完事业后岁月不饶人,生育能力不复当年,这可如何是好?

这一问题困扰了不少女性精英。专家提醒,未生育而又有生育意愿的女性,别等到月经不调了,才关注自己的卵巢功能,因为这是生育能力的关键。现在有检查可以测出卵巢的“库存”能力,更早发现卵巢功能进入“下降通道”,为“先要事业还是要孩子”提供决策依据,帮助女性做出“不后悔”的决定。

案例:

35岁女精英纠结先生娃还是先升职

某报社资深记者,已经35岁了,正准备要小孩时,单位领导找她谈话,准备提升她。但谈话中领导问她,近期有没有要孩子的打算,“因为新岗位的任务会比较重,等工作上了一个台阶,可能要三五年后了。”她听懂了领导的画外之音,自己陷入了“人生交叉点”的困扰中:在新的岗位上实现自我价值无疑是好事,但自己已踏过高龄产妇的门槛,三五年后已年近不惑,还能怀上孩子吗?

纵观女性一生,什么时间生育最佳?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孙爱军教授说,女性体内雌激素水平越高,女性的特征就越明显,雌激素水平最旺盛的时期,外貌特征最“女神”,生育能力也最强。女性一生雌激素水平变化的曲线显示,女性生育最佳年龄是18~31岁;31~37岁,是生育力下降阶段,而37~41岁是生育终止的时候,“但痛心的是临床常见到‘20多岁的病人忙着做人流,30多岁的病人忙着做试管’。”孙爱军说。

专家指出,随着生活节奏加快、工作压力加大、不良生活方式、结婚生育年龄推迟等因素影响,越来越多的女性受到不孕症的困扰。这除了是个社会问题外,其实也是个医学问题。如果能对女性的生育能力进行评估、预测,让女性更了解自身情况,抉择也有了较为客观可靠的依据。

现状:

25%的原发性卵巢功能不足 迟了两年才诊断

孙爱军介绍,中国不孕不育的发病率在10%~15%之间,按照育龄女性4亿计算,就是有4000万个女性无法怀孕,“一个女性要怀孕,要有卵子、精子以及让两者相遇的地点——输卵管,这三者都有可能出问题,而在治疗不孕不育当中,卵子因素占50%,输卵管因素占30%,精子因素占20%。”而卵巢的储备功能,是评估女性生育能力的依据。

每一个正常女宝宝在娘胎中,卵巢内有大约700万个生殖细胞,随后进入减数分裂的卵原细胞开始下降,始基细胞开始大量闭锁,到了出生时,卵泡数会降到200万个,而到了月经初潮时,则跌到只有30万了。随着年龄的增加,卵泡的数量和质量都在逐渐下降。每月一个卵泡发育成卵子,从初潮到绝经,女性大约会排出400个卵子。

随着年龄增长,卵巢功能开始下降,进入原发性卵巢功能不足的阶段。孙爱军介绍,原发性卵巢功能不足分为三个阶段:刚开始的隐匿期,生育能力进入“下降通道”,然而此时月经周期仍正常,血液中的促卵泡激素(FSH)水平也是正常。第二阶段是有生化表现期,也就是验血可以发现FSH上升,但临床没有表现,月经仍然规律,生育能力继续悄悄下降。直到第三阶段的临床表现期,开始出现月经失调甚至闭经,“这也是原发性卵巢功能不足患者来看病最常见的主诉。可是到了有临床表现才来的时候,生育能力已经大大降低。早期诊断对治疗很重要,但25%原发性卵巢功能不足的诊断是迟了两年的。”

优势

AMH检测可在隐匿期发现原发性卵巢功能不足

女性的生育能力归根到底和卵巢的储备能力(包括卵子的数量和质量)有关系。以往反映卵巢储备功能的指标包括年龄、激素、卵巢动力学试验、卵巢超声检查等,各自都有一定的局限性。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检验科主任潘柏申教授举例说,常规的性激素六项会随着月经周期发生变化,一般都需要在来月经的第二至第三天进行,如果有需要的话,还要在月经周期的不同阶段,看看激素水平的变化是否能够维持女性特征或生育能力。而超声下检测窦卵泡的数量,虽然直观,但是检查者的判断、经验非常重要,不同的医生看出来的结果可能会有差别。

至于年龄,孙爱军表示,虽然女性的实际年龄越高卵巢储备功能越低,但并不代表实际年龄就等于卵巢年龄,更不等于卵巢储备功能。卵巢不仅是产生卵子的场所,更是分泌雌性激素的主要器官。并不是所有年轻女性都有很好的卵巢储备功能,如卵巢早衰的患者40岁前就会闭经。相反,也有年纪大但卵巢年龄很年轻的例子,其卵巢储备功能也仍然良好。

更重要的是,在卵巢功能刚开始下降,也就是原发性卵巢功能不足的隐匿期,目前检测原发性卵巢功能的方法(测血液中FSH,加上超声下窦卵泡的数量检测)并未能发现异常,无法满足早期诊断、尽早挽救生育能力的需求。

而一种由卵泡的后备军——窦卵泡所分泌的激素抗缪勒试管激素(AMH)可弥补这些检查指标的不足。AMH是一种由卵巢小滤泡的颗粒层细胞所分泌的荷尔蒙,胎儿时期的女宝宝从9个月起便开始制造AMH,卵巢内的小滤泡数量越多,AMH的浓度便越高;反之,当卵泡随着年龄及各种因素逐渐消耗,AMH浓度也会随之降低,越接近更年期,AMH便渐趋于0。因此,AMH可以间接反映卵巢里的卵泡库存量情况。“AMH指数越高,说明卵子的库存量越大,生育能力自然就较强。AMH降低时,就代表着卵巢正在老化,也就是女性生育力的衰退。”孙爱军表示。

AMH比性激素六项更准确方便

和常规性激素六项检查相比,AMH可以在月经周期的不同阶段进行,检测结果不受月经周期和口服激素的影响,在评估卵巢储备能力时更准确方便。健康的白人女性中,20~24岁的AMH值中位数为3.97ng/mL,25~29岁为3.34,30~34岁为2.76,35~39岁为2.05。如果AMH检测结果满意,可以考虑推迟生育,但是如果AMH偏低于同龄健康女性水平,医生会建议及早制定生育规划。孙爱军表示,这样可以为“先拼事业还是先要孩子”提供一个决策依据。

“值得注意的是,卵巢储备能力由卵子的数量和质量决定,目前的医学界只能对卵子的数量进行检测,对质量还没有办法确定。”孙爱军表示,并不是卵子越多越容易怀孕,和卵子的质量也很有关系,因此每个个体的情况还是要根据医生在临床的判断。

责任编辑:

上一篇:夏季如何快速怀孕 房间26℃"运动"最合适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更多汉网新闻可在今日头条客户端阅读

热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

娱乐看点